苦楝花开投稿:毅剑

苦楝花开投稿:毅剑

短篇文学 23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老院子还在。只是不见了苦楝树,不见了苦楝花开,不见了夏初的黄昏中老祖母倚门的伫望。 新砌的院墙让人陌生,记忆是一条长链,似曾相识的面孔,似是而非的场景,如梦如幻。一切的一,一的一切,都是一片影子的重叠。 苦楝花开——一片浓郁的苦香穿透岁月,在那个饥饿的年代定格。没有楝实,那金黄的果粒是心底的沉重,在花喜鹊的啄食中,一个又一个伸缩的冬天渐远,只留下剥蚀的土墙,土墙下一队搬家的

关于关爱的作文、她是我姐们 有事吱声

关于关爱的作文、她是我姐们 有事吱声

短篇文学 23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关爱 文/顾荻 在我眼中,关爱是清泉,在炎炎夏日给我送来一丝清凉;关爱是火焰,在我身处黑暗时,给我照亮前方的路;关爱更是空气,时时刻刻伴随、围绕着我。 那一次,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双悲伤的眼睛,里面闪烁着暗淡的光。它小小的身体躺在冰凉的马路上,稚嫩的爪子淌着鲜红的血。那是一只鸟,很小很小。我把它捧进屋,就像捧着一个小世界。轻轻地把它放到一个纸盒里,拿出一点面包放在手心:“快吃吧!&rd

很累的时候要坚强,但别逞强,来源:念念

很累的时候要坚强,但别逞强,来源:念念

短篇文学 2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关于成年人对孤独的感受,网上曾有人将它细分成了十个等级,小到一个人去逛超市,大到一个人搬家,一个人去做手术。 有一次,和几位朋友在一起,讨论到这个话题。麦子忽然告诉我们:“如果一个人去做手术算是最高等级的孤独的话,那我早就领略过那种滋味了。” 她的话,让我们其他几个人都很吃惊。问她为什么当时不说,也好给她帮帮忙。 “既然能自己解决的事,就不想麻烦大家了,而且我也

走过半生,才明白平凡也是圆满;撰稿:赤尧臣

走过半生,才明白平凡也是圆满;撰稿:赤尧臣

哲理文章 2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有时人们什么都不怕,却害怕一生平凡。 前几天,在群里聊到假期要不要回家,敏敏说:“不好意思回去,这小半年碌碌无为。” 姑姑去年买下一套学区房,买房的首付款,她攒了好些年。可没想到入住新房不到一个月,儿子就想退学去技校学习汽车修理。姑姑心急如焚,她失望地说:“这么多年来省吃俭用,就为了买这套学区房,希望他能争口气,考上一个好大学。” 前几天,小鹿的父母

因为有爱且行珍惜;作者:马本源

因为有爱且行珍惜;作者:马本源

名人名言 2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独自一个人静坐,夜色格外地静,一切都显得那么空旷。清冷的月光透过纱窗,让人不觉增添了几分落寞,一个人的夜晚未免多了几分惆怅。总会想起那么一个人在身旁,说着熟悉的话,把心灵安慰,心与心地交流,畅谈幸福与哀乐,是喜,是泪,自有一种暖意在心头。孰料猛然惊醒,乃茕茕孑立,只有灯光下漆黑的影子。只留下深深的痛。恍然间那人却飘然而来,令人欣喜,令人惬意,让人手足无措。想念是一种深深的痛,那疼痛必定刻骨铭心。这

愿用满园樱花,乞你当年留下,写作:不语亦语

愿用满园樱花,乞你当年留下,写作:不语亦语

心情日志 2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又是开学季,室友还在回来的路上,我独宅在寝室里。狭小的空间里拉扯着很多根绿色的包装绳,上面搭着刚刚洗的被单和略带南方特有的潮湿味道的被褥。空空的走廊偶尔能传来愈走愈近的脚步声。每次温柔的敲门声背后,都是可爱的同学送来家乡的特产。刚刚码字的间隙,又传来这种动听的声音。 是天津有名的十八街麻花。 道了谢之后,我又开始无聊地碰鼠标。嘴里胡乱地塞着麻花,忍不住有种想哭的冲动。 你知道的,是因为你。 分手一

立春|作者:哑石

立春|作者:哑石

名人名言 24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冬天里收紧的身子,慢慢 在一个节气词中舒展 一阵阵越来越暖的风,正将 冰冻的物吹出裂纹,枯死的草 亦将从根部开始重生 迎着春天,我站立很久了 风吹着前面、左边和右边 一直吹不到我背后累积的光影 如同我,东奔西走,时常有 看不透世事无常,抓不住 理想之物的怅然若失 老去的还是要老去,新生的 正等着面世。我裹紧的忧伤 在这个立春的节气里,不断地 膨胀。当它从风吹出的裂缝内 侧身而出时,不知是否会被 泛

闲情, :周晓枫

闲情, :周晓枫

情感文章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1 人们常说杏和李子是一对姊妹。我觉得杏是妹妹,李子是姐姐。杏上有一层微微的茸毛,像是还没绞脸的黄花闺女;李子的皮肤闪着柔润细腻的光泽,俨然展示出少妇的韵味和风采。不过水果里我喜欢西瓜,实惠的体积,良好的口感。小时吃的西瓜很多是半生不熟的——心儿是西瓜,心的外围像黄瓜,吃到最后的近皮处,竟吃出萝卜的感觉了。现在品种经过改良,口感更佳,多为上品。印象最深的是去年夏天吃的一只西

马、来源:风君子

马、来源:风君子

情感文章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这个周末,小雨一直下得很有耐心。周六上午,我慵懒地瘫坐在窗边的转椅上,将视线梭巡在窗外能给眼瞳提供按摩的色彩上。此春才崭露头角的叶子们,在连绵雨丝的垂青下,越发显得清新可人。 本想雨停后骑着自行车去春绿中,悠游一番心绪的,但雨情却始终潇洒得未见一丝收敛倾向。于是,双眸转向书架,悠然扫视,居然意外地将眼光定格在了《马丁·伊登》上。这部由“上海译文出版社”于一九八

吃鱼头杂议,写作人:庄学

吃鱼头杂议,写作人:庄学

短篇文学 2天前 浏览: 0 评论: 0

过去,我们不会吃鱼,更遑(huáng)论吃鱼头了。一条鱼被置于餐桌上,服务员顺手就将鱼头转去朝向了主位,然后是众目转向坐在主位上的人,相互会意一笑,相互谦让一番,一番鱼文化的弘扬,一番礼仪之邦的实践,主位上的人就用筷子比画着那鱼,嘴里让着他人:你动,你动动……于是都开始动了。先被扒去的是鱼身上的肉,而后是鱼背上的带有小细刺的脊肉,最后是尾上的薄肉,只有鱼头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