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渊最黑暗的所在 我清楚地看见那些奇异的世界

在深渊最黑暗的所在 我清楚地看见那些奇异的世界

2周前 (08-27) 浏览: 0 评论: 0

校园溢满了馨香,而你却在这幅花蕊的画卷中走向边缘,你愿承蒙校园不弃,但时光早已匆匆地走到你的身旁。你叹,“花开半夏”,她曰,“雅望天堂”;你笑,“黑白尽流岁月的模样”,她倾,“记忆谨记青春的目光”;你性如烈火,她冷堪寒霜……然而,你和她都未曾留意,近处,一颗心又一颗心,在不停的颤栗,似乎幻想着一年之后一次次迷茫的张望。 不久之后,你丧失了在自习室里学习的资格,丧失了在校园里安闲散步的资格,丧失了原

那样盲目的喜欢再也不可能给另一个人

那样盲目的喜欢再也不可能给另一个人

2周前 (08-26) 浏览: 0 评论: 0

爱情,有时候,是一种不可解的毒药。到了一定的时候,毒就会消失,在它消失之前,就算有仙丹也解不开。 年少轻狂的时候,很喜欢一个人。他的笑容深深地刻在你的心里。他说了一些他自己都忘了的话,但你记得。你那么热情,你不可思议的跟着他,你愿意跟着他到世界的尽头。那种无私的爱,可能是某种行动,也可能是某种感觉,但我说不出为什么喜欢他。 其实他没那么好,但是他会在你眼里发光,你的世界好像只看到他。后来命运安排他

丝丝涟漪激起无限的波澜

丝丝涟漪激起无限的波澜

2周前 (08-26) 浏览: 0 评论: 0

打开鸿蒙系统,谁是情人?都是关于浪漫的感情。孤独的时候,试着送走一个傻子。 [你是我无法醒来的梦] 站在某个地方,错过了某个时间;登高望远。孤独的时光让我无法拥抱。 至于记忆,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忙着假装别人听不懂。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记忆中的彷徨,分不清对错的悲伤。 第一,梦境轻快委婉,彼此陪伴的回忆给了我力量。繁华已逝,沧桑已逝,红尘纷扰;而我只能在你记忆的监狱里独自徘徊街头。 [你是我

 人心藏在身体中 没人看得清

 人心藏在身体中 没人看得清

3周前 (08-25) 浏览: 0 评论: 0

人心藏在体内,谁也看不清楚; 行为隐藏在外表之下,谁能看穿它? 如果有企图,遇到利益就不要过; 利己主义,遇到磨难就走。 真与假,浅与深,表面谈不上,久而久之便知金。 虚伪迟早会显露出来,但真诚必须深深地刻在心里。 如果你看重华而不实的东西,你会失去一切; 欣赏内在的品格,历久弥新。 真正的东西,比如茶叶,经得起浸泡; 真情如酒,越陈越醇。 知道的越多,做的越多,应该做的越多,练的越多,熟能生巧。

没有强大的敌人 只有不够强大的自己

没有强大的敌人 只有不够强大的自己

3周前 (08-22) 浏览: 0 评论: 0

一个人活一辈子,就一心活下去。他的心好了,一切都好了,他的心就强大了。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人类的心脏虽然只有拳头大小,但是当它强大的时候,它的力量是无穷的,可以战胜一切。脆弱的时候,特别脆弱,特别多愁善感。 心是我们的根,是我们的立身之本。我们应该尽力培养我们的心,让它越来越强大,因为只有强大的心才能治愈一切。 没有强大的敌人,只有弱小的敌人。 生活是你和自己的较量。归根结底是自己和内心的较量

每个人的终点不过是化作尘埃

每个人的终点不过是化作尘埃

1个月前 (08-04) 浏览: 0 评论: 0

漫天枫叶落下,万物俱静,仿佛一切都蕴含在那遥远的星河里,放眼望去,远处萤光斑斓,耳畔忽有清风略过,在一无所知的未来里,我们又能真正的改变些什么呢。 每个命的终点不过是化作尘埃,有人在人世间能尽显才华,知人间趣味无穷,有些人光是活着就已经花光了所有的力气,在万众瞻瞩的目光里,尽其所能的努力着,每一个黑夜里面对内心的呼喊,只能隔海相望却无可跳脱,想起那些令人含泪的时光,在陌生的环境里面对着生活的种种困

一定有个人会等你

一定有个人会等你

1个月前 (08-03) 浏览: 0 评论: 0

那个历尽沧桑,能安慰我们的人,永远是母亲。 毕业那年,她带着男孩回了老家。 父亲去世早,母女相依为命。 这段感情,她希望得到母亲的祝福。 三个人去附近的餐厅吃饭。 她的脸上写满了幸福,每一句话都是他们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 她想告诉她妈妈,这个男孩就是她生命中的那杯茶。 母亲微笑着,把桌上的鱼眼挑了出来,放进女儿的碗里,不时点头,但余光敏锐地捕捉到了男孩眼中的不耐烦。 女儿还不知道。 男孩疑惑的看了

母亲会始终对你好

母亲会始终对你好

1个月前 (08-03) 浏览: 0 评论: 0

也许,这世上的一切都可以问“为什么”,亲情却不能。 大爷不孝顺。 十几年了,我家一直养着我奶奶。 妈妈买一些水果、零食、鱼,或者做一些馄饨包子,送给奶奶。 但是,他们大多“孝敬”自己的大哥。 而我奶奶偷偷把省下来的生活费贴给了我叔叔。 五月份,我七十多岁的奶奶髋骨骨折了。 直到三天后,我妈给我奶奶送鸡汤,发现她奄奄一息的奶奶,躺在茅屋里呻吟,而大哥却无大碍。 两个月后,我奶奶坐着轮椅出院了。 这一

火药味的亲情

火药味的亲情

1个月前 (08-03) 浏览: 0 评论: 0

春夏之交,茂林突发脑溢血,再也没有醒来。 这个比别人都懂的“二手男人”,半年前发誓要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他做到了,但是当所有的温暖还在的时候,他的身体在我的怀里渐渐变冷了。 他的墓地依山傍海,是个绝佳的去处。 然而,当我打开没有烟火的门时,我发现客厅里坐着一个14岁的女孩。她的眉宇间有太多他的痕迹,让我真的以为是上天派来的天使长得像他。 但她说的话让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已经走了

唯独孝顺不能等

唯独孝顺不能等

1个月前 (08-03) 浏览: 0 评论: 0

十八岁时,他随父母离家出走,去了广东。 他暗暗对自己说,不混出名堂永远别回家。 身无分文,睡在桥洞里,打在路边的铺位上,吃了不少苦。 后来进了一家工厂,做了一名普通员工,生活变得稳定。 虽然每天加班,但是赚的钱还是很少。除了费用,没有余额。 偶尔,他会打电话回来,眩晕地问爸爸好不好。也告诉腰肩椎间盘突出的妈妈们,少干农活,多注意身体。 父母很少让他回家,因为他们在农村住了一辈子,知道来回车费很贵,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