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4-18)  情感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最后剩下的爱情,要么微笑着完成,要么痛苦而遗憾。那么,有没有情分的可能呢?
火车由南向北,过江,过村,过岗,过平原,从烈日到烟雨江南到大漠北。

月亮坐在路边的窗口。她一手托着自己,一手托着脸,眼睛盯着窗外,看着由远及近到远的风景,那些被放大缩小的白杨。她不知道前前后后有没有一个像她一样的傻姑娘,可以整个下午都保持沉默,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看着窗外那些转瞬即逝的被千万人忽视或者被千万人欣赏的场景。

岳不知道有人在背后偷偷看了她一下午。中午吃完快餐,宋慈本来就意兴阑珊,背靠着下铺的被褥,听着激情四射的DJ,感官的刺激也能给这无聊的乘车带来些许乐趣;宋词从上海火车站上车。他是Xi安人。大学毕业后,他来到上海,进入一家电脑公司,从事编程工作。从最初的文员到现在的部门经理,他用了四年时间。按照老板的原话,他说:这个小伙子不仅长得帅,而且聪明,好学,肯干。他前途无量。

妹妹每次听老板传达的宋词原话,都不忘嘟囔一句“你老板再加两句。第一,你小伙子老实巴交;你的小伙子深情,正直,死心塌地。”

宋慈听到这话总是一笑置之:“姐姐,你的话虽有冒犯之意,但我把它当成是对哥哥的褒奖!”

我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用一双刻不出来的眼睛看着他:“你傻,你。别的公司反复来挖你,效益比你好很多。你为什么这么尴尬?是的,你的老板现在会表扬你,欣赏你,但是有什么用呢?你是房子还是食物?他为什么不能多给你一点工资?你看看你,27岁了,还没有女朋友,还在那蜗居租房。我父母可以给我打很多电话。我想让你给他们找个媳妇带回家。他们的父母想抱孙子……”

“姐姐,姐姐,”宋慈双手抬着头说,“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我老板在下午的会上决定给我一套房,给我我们公司5%的股份,然后给我一个15天的假期,奖励你哥哥的辛苦。我已经买了明天去哈尔滨的火车票,所以我要去那里放松一下。我会专门告诉你的。”

啊...妹妹半天没反应过来。“你老板对你这么好?”

“切,那是你哥哥能做的”

“你老板把房子给了你,还了你的股份。他喜欢你吗?我听说你老板的女儿还没有结婚。我听说你老板的女儿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他们准备招你做女婿了吗?”

“姐姐……”宋慈现在是汗流浃背,狂汗淋漓,汗流浃背,汗流浃背,汗流浃背,不能再汗了。

“哎,兄弟,我可告诉你,你得告诉你老板,你不要做上门女婿了。我们老宋家是你唯一的孩子,你必须传宗接代...不过也可以做上门女婿。第一个孩子可以姓宋...;'

在确定自己没有晕倒,还能走路后,宋慈决定赶紧在脚底抹油,否则他保证明天肯定赶不上去哈尔滨的火车。

“姐姐,你慢慢幻想吧。我先回家整理一下。我明天要赶早班公共汽车。哦,对了,姐夫快下班了。你怎么不做饭?”

于是我像个流浪汉一样逃进了电梯,接了姐姐的一句话“你不在这吃饭吗?”电梯门外。

我妹妹什么都好,就是太爱了。但是,姐夫,一个地道的上海男人,心疼姐姐的心疼。每当姐姐对他的爱溢出来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是个下贱又陶醉的人。所以每次宋词都在他们家门口笑,然后呕吐回家。

不知道宋词在背后看了她一下午。她独自沉思,独自含泪。

在这段旅程开始之前,她是广州一家外资企业的白领。她每天朝三暮五努力为老板赚钱,偶尔加班。当然,她的收入相当可观。她谈过几次恋爱,但因为没有打电话,每次恋爱都以失败告终。

其实公司里暗恋西月的家伙很多,就连她的主管也总是很上心。部门的大姐每次都热情地提醒喜月不要错过好姻缘,甚至给她介绍外面的帅哥,但喜月一笑置之,婉言谢绝;感情不是一厢情愿就能成就的。所以公司里每个人都在想,谁会是初升月亮的警惕眼,谁会是初升月亮的真命天子。

其实这一次,西岳有了真爱。凌海比西月大三岁,剑眉,容貌秀丽。他是一家大企业的独生子。难得的是他没有一般公子哥儿的嚣张。他彬彬有礼,讲道理,低调做人。毕业后在自己的公司从最底层做起,现在是公司的副总。他的能力有目共睹,眼光独到而长远。

岳和凌海相识,是因为一个读书会;在此之前,他们都是这个读书会的成员,那天正好是读书会举办的一个联谊会,于是西月和凌海就这样认识了。来自广东省各个城市的成员齐聚一堂,品茶听歌,交流自己喜欢的书籍和精彩的书评。现场热闹,气氛热烈。喜月和凌海正好是同桌。不知道是谁开始评论金庸先生的《神雕侠侣》然后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有来生,你想成为神雕侠侣里的哪个角色?然后让每个人把答案写在纸上,并解释原因。

当大家把答案摊在桌子上的时候,初升的月亮发现凌海和她的答案是一样的,都选择了下辈子做郭襄!岳在纸上写道:在爱情的尽头,除了一个完美的微笑,可能会有痛苦和遗憾,但更有可能的可能是互相关心。我相信,下辈子的郭襄,可能是在呵护他爱的人。

凌海在纸上写道:因为爱,所以努力爱!

因为爱,努力去爱!岳在心里默念着,抬头看着凌海,却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眼神专注而炽热,内心仿佛有火焰在跳动。朝霞的心微微颤抖,有一种奇怪的情绪在蔓延。

或者这就是一见钟情。西岳和凌海热恋时,互相凝视,相视而笑。

但爱上凌海后,西月才知道这是痛苦的开始;他们的爱情注定没有结局...

原来,在凌海遇见日出之前,他已经有了一个谈婚论嫁的未婚妻。对方是他青梅竹马,双方父母都是世交,很合适。

“曦月,我以为我爱她,可是遇见你之后,我才知道,我对她并不是男女情人,但可笑的是,我以为我这辈子只会爱她;西岳,你知道吗?我们甚至讨论了明年的婚期,我的父母都准备好做祖父母了...但是熙悦,现在我只想永远和你在一起,渴望拥有你...熙悦,我是不是很坏?我对你们残忍吗,对你们所有人不公平吗...西岳,西岳,我该怎么办?”凌海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怀里抱着初升的月亮,声音颤抖。

“人生如痴如醉,此恨与月无关,凌海。我只知道我爱你,我只知道我现在和你在一起,我不会去想未来。如果你真的要选择,我就离开,祝你幸福,”初升的月亮喃喃地说,但我的心在痛。

那是一个快乐到溢出的日子,两个人的足迹遍布城市的各个角落,看日出日落,看云卷云舒,数车马,说世事,赏今昔,看书,聊国事,不谈家事!每天都像新生,每天都像明天是世界末日。让幸福挥霍,透支。每天初升的月亮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我怕天亮醒来这种幸福就没了。

另一方面,凌海心里也不好受。当我无数次拥抱熙悦的时候,我很愧疚,很恨自己的自私:我知道我不能给熙悦一个未来,但我还是不忍心放下她,纠缠她,让彼此越陷越深。我的未婚妻也感受到了这段时间凌海的变化。她发现每次凌海找她说话,她都会在某个时候走开,对她越来越不耐烦。她没有主动给他打电话,凌海一点消息也没有。但面对她含泪的询问,凌海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每次都是敷衍的回答:工作太累,压力太大。

当他的未婚妻来到办公室,她逐渐变得勤奋。有时候她一坐就是一下午,然后等凌海下班。凌海除了无奈,还有担心。因为未婚妻在这里,他不能随心所欲,和初升的月亮通电话。他也知道,初升的月亮肯定会胡思乱想,但他不能赶走未婚妻。我父母告诉我的。他们结婚后,公司就由他们两个人管理,然后老两口四处旅游。所以,未婚妻每天来办公室的时候,父母都乐得眉开眼笑,好像已经能预见到小两口婚后会跟着老婆一起唱歌,公司会越来越红火。

晨阳意识到了凌海的困境,因为凌海自从爱上她之后,从来没有对她撒过任何谎,包括他的未婚妻。于是她只能和凌海在网上一次次黯然神伤:早知道这么折磨人,当初怎么不认识?然而,有可能放下感情吗?所以很多时候,熙悦说:“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只想拥有现在。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钟。”

凌海除了难过就是心虚。他看到了西月个性的签名:遇见你的时候我变得很低,一路低到尘埃里,心里却欢喜。那里开了一朵花。岳对说:不要这样卑微,你应该骄傲;岳,他又说:其实,我配不上你的爱;傻月亮,我该怎么办?我不能爱我想爱的,但我也不想爱我能爱的。傻月亮,恨不能那时相见;傻月亮,如果有下辈子,要趁早。早在我出生的时候,你也是!

凌海的婚期快到了。他对西月说:我这辈子注定要对你负责。我可以抛下一切跟你走,但我不能抛下父母,也不能抛下责任。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我会内疚一辈子,对你不公平;你是个好女孩,你值得所有人珍惜。你会有一个会照顾你一辈子的人,但那个人不是...我,曰,曰忘了凌海,忘了那个混蛋;对不起,我食言了:我不能陪你看朝夕,我不能陪你看山野,春夏秋冬。

是的月亮上的眼泪:当初牵手的人,不一定是白头偕老的人;在你人生的旅途中,我可能是路边的野花,曾经让你眼花缭乱,但我不是陪你看风景的人。所以,凌海,再见...不,再也见不到你...

只是有一天,当你和其他人在梅绮提起诉讼时,你还会想起我,想起我们美丽的花朵,想起我们的低语吗?

或者一切都会像桃花一样,最终飘到红瓦上,散在黄土上,埋在绿丘里...

月亮不见了。她辞了工作,买了去杭州的火车票,梦想靠自己实现,心中有凌海。她要我走遍我之前跟凌海说过的山山水水,我要看遍世间所有的繁华,就为了那个人,那些话。

临行前,她没忍住给凌海发了一条短信:我要走遍世界,看看我们这个世界的繁华。

泪水滴落在手机屏幕上,那句我渴望了千百遍的话终于出来了:这几天,我想每天都听到你的声音,哪怕是一点声音,让我安心。

凌海很快回来了,发来短信:熙悦,我知道你是最棒的;走,去给凌海看风景;在外面照顾好自己,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岳已经看了她手机无数遍了。她现在坐在从杭州到哈尔滨的火车上。

到杭州后,她在杭州呆了两天。第一天去灵隐,在佛祖释迦牟尼面前跪拜。她双手合十,没有欲望。她以为佛会理解她的欲望和欲望。然后她在整个灵隐寺走了一天,听梵文,看香火袅袅,看游人如织。

快下班的时候,凌海给日出月打电话,问日出月在哪里,然后问日出月好好玩,照顾好自己。看似关心实则空话。

第二天,逛西湖,看断桥雪,看柳浪莺声,看苏小小墓;在苏小小墓前,抚摩着圆墓,念着木彩亭挂的12副对联:“桃花流水骤逝,油壁上香车不复有”,“六朝金粉香车何处去,才子辈青冢犹存”,“美人尽住北有灯有帘,香墓占西”,“几代豪杰。一代名歌手安息在西湖西陵桥,被任命为雨人。

那天晚些时候,凌海没有打电话。到了下午5点多,西月忍不住给凌海打电话。她知道凌海5点就下班了,那时候她一定会和未婚妻在一起。

“喂,你在干什么?”瑟曦在电话里轻轻说道。

“你好,有什么事吗?”吵得凌海在电话里怪客气的。

瑟曦呆了一下,然后默默地挂了电话。她知道凌海是故意的,他会这么说,说明他现在不方便。办公室里这么多声音,说明他的家人和未婚妻都在。她总是一个局外人。既然她已经准备放手了,为什么还要听他的声音?瑟曦不禁痛恨和鄙视自己。

晚上一点胃口都没有。我下意识的以为凌海会打电话或者发短信来解释,但是直到第二天我坐上了去哈尔滨的火车,凌海还是一点音讯都没有。我的手机无声地瘫在了晨月的掌心,映着晨月朦胧的样子。

火车一路向北,停了一站又一站,那么多人上上下下,或者说每个人都是过客,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向。日出黑暗,除了我是一个游魂。

她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其实根本没入眼。在她面前经过的,是她自己和凌海的过去,隔着千山万水。声音和样子还在,人却远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路的窗口坐了多久,也不知道背后有多少探询的目光在好奇。

她盯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地输入、删除那个熟悉的号码。凌海,凌海,你在忙什么,忙到忘了答应我?

难道你忘了老人们哭只是为了让人们在你面前笑吗?还是你太忙了,忙到没时间发短信?

凌海...凌海...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心一点点下沉。凌海在我心里那么重,初升的月亮在你心里那么轻...看着手机,初升的月亮预示着凌海今天的工作时间又结束了,但他依然没有消息,没有电话,没有短信;她泪流满面,把心中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都送给了凌海。

没想到,凌海很快回了消息:熙悦,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你出去走走就能忘记一切。我希望你出去玩的时候会开心。我这两天不给你打电话只是因为你想知道我们已经不是恋人了,但是你还是这样。你只会让我连起码的朋友都照顾不了。我不会打电话给你。希望你能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想想。

心似千年,初升的月亮想笑,眼泪却先流了出来。

凌海,岳紧紧咬着嘴唇,满嘴都是血腥味。她感到全身血管都在燃烧。一直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我一直都很贱,但是凌海,我爱你。那是我的事。你不应该把我的爱捧得高高的,然后把它踩在脚下。我不知道你是故意说这么粗鲁的话还是你的真实想法。你不应该这样对我或者对我说这些。我再卑微,骨子里也是有自尊的。你不能这样伤害一颗爱你的心。

凌海,其实这几天我只是要求听听你的声音。等你结婚了,我就永远消失,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生活里。我会祝福你的,可是为什么那天你答应了我,然后又这样对我?你真的把我们以前的感情都抹在心里了吗?

爱情的结局往往痛苦得多,但在一起的幸福是冰山一角,我可能是前者。所以凌海,我会一点一点把你从我心里挖出来,让你永远不会伤害我,也不会再伤害我;那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你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好开心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ihaokai.com/683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