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14)  哲理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茂昌中学是中国最神秘的“预备学校”之一。这是一家拥有20,000名学生的记忆增强工厂,是该镇官方人口的四倍。它也是中国唯一一个没有电子游戏厅、台球厅和网吧的城镇。

毛坦工厂位于中国东部的安徽省,被深谷群山环绕。它的主要街道是空的。一名男子骑着机动三轮车打瞌睡。两位老妇人肩上扛着锄头慢慢走向城外的稻田。如果你在上午11: 45之前到达,你会发现镇上太安静了,商店空无一人,甚至镇上的神树都没有誓言。在宽大的树冠下,一根香柱在一堆灰烬上闷烧。

一分钟后,11点45分,沉默被打破。成千上万的青少年从毛坦中学高耸的大门涌出。他们很多人都穿着同样的黑白风衣,英文口号是“我推荐知乎相信我能行”。现在是午餐时间。

对于中国家庭来说,没有什么比即将到来的高考更气人的了。毛坦工厂中学的学生大多来自农村,高考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通过努力学习、考高分来改变家庭命运的机会,而不是被农场、工厂的生活所束缚。

高考是中国古代科举制度的当代体现。将年轻人纳入国家官制的科举制度,被普遍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个标准化的考试制度,至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如今,每年高考考生超过900万(参加SAT和ACT考试的学生不到350万)。从中国学生进入小学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开始承受死记硬背和机械重复的压力。

中国标准化考试马拉松不仅提高了公众的文化水平和政府的控制力,也造就了世界上最差的考官。毛坦工厂中学主要满足这类学生的需求。它与世隔绝在安徽的山脚下,距离最近的城市只有两个小时的路程,以屏蔽现代生活的干扰而自豪。学生不允许使用手机或笔记本电脑。大约一半的学生住在宿舍,房间里没有电源插座。不要谈恋爱。另一半学生住在镇上,大部分和妈妈住在小隔间里。当地政府已经禁止所有娱乐场所。这可能是中国唯一没有电子游戏厅、台球厅或网吧的城镇。

随着高考的临近,青少年的自杀率呈上升趋势。两年前,一位学生在网上发布了一张令人震惊的照片:在一所公立高中的课堂上,学生们沉浸在阅读中,每个人都被给予点滴,以获得继续学习的能量。“毛坦厂中学”的前世:“毛坦厂中学”起源于日本侵略,1939年日本侵略安徽省会合肥后建立。当时它被用作逃避战争的学生的临时学校,条件相当差。1949年共产主义革命后,毛坦工厂中学成为一所常设学校。但半个世纪后,随着中国沿海经济的繁荣,毛坦的工厂学校变成了一个空壳。由于人口从农村向城市迁移,已经被掏空,负债累累。它的复兴源于中国在1999年做出的一项决定。这一决定的内容通常被称为高等教育的“大跃进”。随着教育体系的快速扩张,中国大学的数量增加了两倍,大学生人数增加到3100万,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美国的大学生人数是2100万。所有学生都必须先通过高考。

于是毛坦的工厂中学成立了。

当我走进学校大门时,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发光二极管屏幕,一个体育中心,以及毛主席和邓小平的高大雕像。屋顶上还有一个闪闪发光的沙漏建筑,是一个行政办公室,看起来更像监狱的了望塔。校园本身和美国的高校是一样的。修剪得整整齐齐,但也有一些装饰石上刻着这样的格言:“不劳而获,大智若愚!”

最重要的新建筑是位于。

毛坦工厂的每个房间都住着10个甚至12个学生。都是铺位。窗户上覆盖着丝网,学生们半开玩笑地说这是为了“防止自杀”。丝绸网里装满了干袜子、内衣、t恤和鞋子。宿舍里几乎没有任何设施——没有电源插座,没有洗衣房,也没有热水,直到去年一个单独的浴室被修好。

老师的寒咒:

“永远不要忘记你的失败!”

在毛坦工厂的校园里,最热情、最疲惫的可能就是这里的500名老师了。这所学校教师的基本工资是国内普通公立学校的两到三倍,奖金通常和工资一样高。每一个考上一流大学的学生,一个六人教师团队(一个班主任和五个不同学科的老师)将获得5000元的奖金。

退休化学教师杨奇鸣说,他见证了毛坦工厂中学从一所贫困学校发展到今天大规模办学的全过程。当他在1980年加入教师队伍时,只有800名学生。这所中学在成长的同时,大多数农村学校却在萎缩,所以这种变化是惊人的。

然而,他仍然抱怨死记硬背的压抑效果。他说:“总是这样学习,娃娃的大脑都冻僵了。他们知道如何应对考试,但他们不能独立思考。\"

在老师看来,学校应该有自己的体系。毛坦的工厂可能更严格,但绝不是非人的生活。毕竟很多进入毛坦中学的学生都是成绩有“问题”的学生,不是衡水的“尖子生”。辅导中心都是来自安徽各地甚至安徽以外的高中生。它也是中国最大的咨询中心之一,一栋楼里挤满了5000多名学生。

班主任的日常工作非常辛苦——每天17个小时监督100到170名学生——所以学校规定只有年轻的单身男性才会被聘用担任这个职位。班主任的竞争很激烈。老师房间的墙上贴着一张图表,每个班级按照周考总分排名。年底,分数最低的老师可能会被开除。难怪老师用来激励学生的方法可能很粗糙。

除了用尺子打指关节,一些老师还让学生参加模拟考试的“死亡竞赛”——如果他们输了,他们会因为站了一上午而受到惩罚。有一段时间,人们开始谈论惩罚:一个落后学生的母亲被迫在儿子的教室外面站了一周。

老师有一句残酷的话要对学生重复:“永远不要忘记你的失败!

为了鼓励学生,很多班主任的口头禅是“两横线一竖线,动手!”

人们常常回忆起,当一个人高考失利时,他应该有凌。这是挂在复课教室里的口号。作为一个失败者,学校不介意用残忍的方式暴露伤疤,制造焦虑,提振士气。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年轻的老师从师范学院毕业,来到毛坦工厂中学教书。他接受了大学教育,开阔了视野。他认为教育应该培养学生的公民素质。那些降低班级成绩的尝试几乎将他彻底淘汰。后来,他再也没有进行过类似的新教育实验。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告诉记者:“当老师最痛苦的是,你知道自己错了还是不得不做。老师也会私下讨论,是不是真的有必要占用学生这么多时间,有没有必要这么严格。

唯一考上清华的徐鹏是个英雄。

毛坦工厂最著名的毕业生是19岁的徐鹏。他很瘦,头发垂在眼睛上。虽然他看起来不像受虐狂,但他说他选择这所学校是因为他想去一个“严酷的地方”。

和中国6000万“留守儿童”一样,徐鹏是由远在无锡卖水果的爷爷奶奶带大的。然而,当徐鹏在初中失去控制——逃课和溜出去和朋友玩电子游戏时,他的母亲非常生气,徐鹏选择了毛坦工厂中学。他告诉我:“我只知道这所学校非常严格,甚至有学生自杀。“所以我相信。我想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将无法控制自己。”

到达毛泽东后不久。

我在毛坦建厂的第三年,我妈也来了,带着徐鹏住在镇上租来的房间里。这时,徐鹏的考试成绩开始提高到一年级——成千上万人中的第一名。徐鹏的班主任说,他可能会成为清华大学毛坦工厂的第一名学生。

老师告诉他,学校管理层渴望有人进入中国顶尖的高等院校,他们会给这些学生30万元的大额奖金。

高考前,徐鹏躲在六安考场附近的一家酒店里,整整48个小时没有出门。“我父母认为我疯了,”他告诉我。“他们不明白我为什么没有从房子里出来。但是,请记住,这些材料就像奥运会的赛前训练一样,必须保持良好的状态。休息一两天,你就会变得不健康。”这种额外的努力可能已经产生了效果:徐鹏在高考中得了643分,总分750分(但从来没有人得过满分)。清华大学理科生在安徽省的最低分是641分,徐鹏高2分。

徐鹏的成就在毛坦工厂广为人知,以至于杨威称他为“偶像”。徐鹏和他母亲以前租的房间现在被宣传为“第一学者房”。毛坦中学管理层邀请徐鹏返校,对300名入选学生,即各班成绩最高的学生进行励志演讲。毛坦工厂中学现在号召学生“向徐鹏学习”。

现在,已经在清华大学校园学习的徐鹏呢?他看起来还是有点格格不入:一个来自农村的年轻人,穿着一件破旧的外套,袖子卷在胳膊上。徐鹏看起来很憔悴。他的脸又圆又胖。“我瘦了7公斤,因为我不喜欢这里的食物,”他说。大学生活的自由也需要适应。“这里没有规则,”他说。“第一学期我很迷茫,因为没人告诉我该怎么做。”“我还在努力学习,”想去美国读研究生的徐鹏说。“但现在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烧香,把孔明灯笼放在你的鞋子里。

毛坦工厂入学考试前的各种奇葩和迷信习俗。

随着中考的临近,毛坦工厂的中考氛围越来越浓。街边小贩卖的葱花和孔都带有“一号”字样。米刻字、占卜、算命的摊位都出现的正是时候。

毛坦工厂中学百年枫树下,香灰堆积一米高。墙上的红绫和锦缎已经褪色,挂着一面崭新的横幅:“我祈求造化树的祝福,我的儿子将被允许进入。”大树旁边,烛台一直延伸到中学门口。

六月的前一天晚上,大批学生离开学校,冲向考场,几十盏飞舞的孔明灯笼照亮了漆黑的天空。它们发出缥缈的橙色光,像希望的星座一样越升越高。考生家属点燃篷布。酷热的孔明灯笼被抬离地面,人们的祈祷变得更加响亮。“请把我儿子放在计分线上!”一位母亲高呼。

明亮的孔明灯笼一直升到夜空中。其中一盏灯被电线缠住了。放下灯的母亲似乎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说明她的孩子高考会“不及格”。

尽管小镇已经把准备变成了死记硬背和重复的机械程序,但毛坦的工厂在无路可走的时候仍然充满了迷信和习俗。很多学生都有某种“护身符”,比如红色内衣(人们认为红色衣服是幸运的)、安踏鞋(十字形商标提醒人们正确答案),或者从学校门口的小贩那里买来的“健脑”茶包。镇上最畅销的营养品是“提神”和“六个核桃”(核桃被认为可以提高脑力,主要是因为它们的形状像大脑)。杨伟的父母似乎并不是特别迷信,但他们愿意支付高昂的租金,只是为了住得离那棵神圣的树和树下大约三英尺高的香灰更近。

巷子里有个算命的。他坐在凳子上,穿着条纹西装。

那天晚上,几乎毛坦工厂的每个人都在做最后的祈祷。两个穿着校服的女孩跪着爬了一大步,来到毛泽东雕像前。他们每走一步都磕头,好像在乞求皇帝的怜悯。在神圣的大树前,几十位父母和孩子在祈祷。他们点燃了“冠军香”的最后几根柱子,这堆滚烫的香灰将持续燃烧一整夜。走在拐角处,几十辆公交车停在那里,准备第二天早上把一万多名来自毛坦工厂的考生送到考场。他们的车牌都是8,这被认为是中国最幸运的数字。

也许中国没有哪个乡镇,像安徽省六安市的毛坦场镇,似乎是为了高考而生:镇上的酒店叫“状元酒楼”,超市叫“学府超市”;中学班主任的联系电话贴在镇卫生站。最畅销的保健品是提神醒脑和五个核桃。街上的横幅写着“xx品牌,同学们放心,他们会稳步成功的”;连三轮车都有高考倒计时牌。高考临近,连皮鞋摊都贴出了“庆祝高考,付出高昂代价……”。学生们说在这里学习相当于坐牢。在学校超市里,密集的手机电池和台灯一起充电,上面写着主人的名字。一次50美分。起初,为了防止学生玩得开心,女生宿舍没有电源插座。刚到晋安中学,女生王玲就“震惊”了。

在六安市乃至安徽省,毛坦工厂以严格的管理而闻名,这“特别适合无法控制自己的学生”。王玲认为她偷偷出去上网的“客观”原因是在另一个乡镇高中读书,晚上九点上夜校。

在毛坦的工厂,班主任告诉她要做好“入狱”和“一年监禁”的准备。

知乎上有个作家叫丁丁。她说她在2006年夏天去了毛坦工厂中学继续学习。来到毛坦工厂,她的生活是这样的:早上6: 00起床,早上6: 30推荐知乎读高中生励志书籍,早上7: 30结束学习,吃早饭,8: 20去上课换句话说,50分钟后离开教室吃早饭,中午12: 00离开学校,下午2: 00去上课。他们大多数人吃过午饭,然后立即回到教室,躺下来看一会儿书。下午五点半下课,然后我们一起吃饭。我们从下午6: 30学习到晚上10: 30。也就是说,我们做操,做习题。学校11点熄灯。大多数学生读书到11点才关灯。

王玲除了学习没有别的事可做。她的时间被时间表仔细分配了。我早上6: 20进教室,一直学习到晚上10: 50。休息时间只包括午餐半小时,晚餐半小时。1小时——午休时间为2小时。然而,班主任要求学生睡在教室里,留出一个小时自学。

但她没有理由退缩。她自愿在静安中学复学。晋安中学是由毛坦工厂中学和另一所私立学校共同出资创办的一所私立中学。它接受复读生和新生。两校资源共享,其实可以算是一个学校。

王玲一进教室,就被各种标语口号包围。前门后门都贴着“进教室的时候会很安静,除非怕困难,否则不会进”;黑板上方是“天道酬勤”的标语。两边都有标语:“树立自信,承诺努力,上大学,回报父母。”抓住时间,抓基础,勤加练习,一定会有收获。“老师在用扩音器教学,教室里挤满了151名学生。”一旦你放下笔,你就不能弯腰捡起来。“考试的时候,同学们拿出一块白板,摆开来分开自己。因为人太多,他们没有举行运动会。当然,音乐和体育已经从高三课程中消失了。

除了一日三餐,她几乎无事可做。我学会了做棉鞋,偶尔也会打牌。白天小镇很安静,学生放学后的两个时段短暂、沉重、安静。晚上,一小群陪读的妈妈在广场上边走边跳,成为了独特的一幕。

很难说在巨大的压力下,母女关系会变好还是变坏。今年对我妈来说不一定是磨难。但他们愿意忍受。

毛坦工厂的优缺点:一个经验的答案。

作者:知乎湖用户。

在北京,你去五道口的路数不胜数,而在毛坦工厂,我离开大别山只有一条狭窄的路。

我一直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怕回答不好。当我在许多回答中看到贵族家庭的孩子和媒体以居高临下的态度评价我们时,我决定报复。

也许在你眼里,一群本该进富士康的狗娘养的竟然用这种变态的方式和我上同一所大学。呸,你应该叫大学生。你给中国大学带来了低收入。我只能说,如果我们连高考都过不了,恐怕你就不会直接在富士康看我们了。

毛坦工厂不同。不仅普通家庭的孩子可以进入,坏社会的渣滓也可以进入。只要你愿意支付赞助费,学生就没有底线。教学模式的四个字:海上战术。因此,教育的结果没有被很好地理解,他们已经脱离社会很长时间了。进入大学后,他们需要长时间的调整和回归。但是你必须要求他们不要后悔。我认为没

高中生励志书籍推荐知乎毛坦的工厂不一样。不仅普通家庭的孩子能进,社会不好的人渣也能进。只要你愿意交赞助费,学生就没有底线。教学模式四个字:海上战术。因此,教育的结果并没有被很好地理解,它们已经与社会分离了很长时间。进入大学后,他们需要长期调整和回归。但你必须要求他们不要后悔。我不这么认为。

有人会说他们后悔。

我完全承认批评了这种教育模式的缺点。这些缺陷成为我今天的局限。有人跟我说了他们从小到大的活动,每年去的交流,在新东方夏令营的学习。18岁那年,在那座荒山脚下,我没有看到一所大学的校门。我只在电视上见过城里的孩子出国留学。我不知道什么是素质教育。当我志愿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别笑,我周围都是一群一辈子住在小城镇的乡下人。我曾经最大的幸福就是放假,花两块钱和同学在网吧玩电脑游戏。我从来没有想过努力学习,有一天我可以和你一起坐在陆家嘴的星巴克里,享受生活。我无法想象有一天站在一群风险投资人面前谈论互联网。那时候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可以离开农村,听听你们繁华的世界,和城市女孩约会的时候买个麦当劳。

对于那些说农村孩子应该接受全面发展教育的人来说,应该用《无间道》中的经典对话来结束这个问题:

“给我一个机会”和“我怎么给你机会”?

我以前没有选择,但现在我想接受优质教育。

“好吧,和学区办公室谈谈,看看他是否给你提供了优质教育。”

“这就是你杀我的原因吗?”

对不起,我是个天才。

“我没有通过考试,谁知道呢?

谁知道生存往往比命运更残酷,却没有人愿意放弃。我们都在路上,忘记了出去的路。

2017年是1997年恢复高考40年。那个冬天,500多万年轻人涌入考场,明天中国将有940万考生。

在中国,高考是改变一些家庭命运的重要渠道,尤其是普通家庭的孩子。父母要咬紧牙关,送孩子上学,哪怕打烂卖铁。收费高的私立学校和培训机构还有生存空间。

明天又是一年的高考日。随着一批学生高考毕业,即将到来的暑假可能会让毛坦的工厂小镇暂时平静下来,但很快就会有一批复读的新生和他们的陪读家长到来,当然也会有一批新的商人蜂拥而至。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好开心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ihaokai.com/220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