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前  情感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草垛里的乡村温柔

文/刘东华

迎来冬天的第一场大雪,开车出城,田野、村庄,皑皑的白雪之下,没有了草垛的影子。若是从前,大雪下的草垛,像一个个饱满的山包,错落在村庄的周围,让草垛里的村庄更显得安逸、宁静。

秋收的时候,回了趟老家,我大哥说,家里的十多亩庄稼,秸秆的处理成了问题,焚烧会造成污染,存着又没地方堆放,现在只能秸秆还田,打碎了返回到地里做肥料。过去的草垛,无形中被人遗弃了,退出了乡村的生活舞台。

高高的草垛,曾经温柔了多少人的乡村记忆。

草垛,是孩子们的游戏乐园。秋收之后的麦场,就只有草垛来留守了。月明之夜,孩子们喜欢在草垛之间做游戏,捉迷藏,玩累了,爬上高高的草垛,躺在松软的稻草上,仰着头看天上的月亮,数天上的星星,清风过耳,微微的寒凉里,把身体陷进草垛,别人不易察觉,还能感受到身下升起的温暖。

对乡村长大的孩子来说,高大的草垛顶上,都应该有过童年诗意的栖息。

到了冬天,北风吹起的时候,草垛朝着阳光的一面,就是老年人的乐园。阳光暖暖,老人们袖着双手,都挤坐在草垛下晒太阳,可以很慵懒地眯着双眼,把阳光过滤得五彩斑斓。这是乡村的冬闲时光,年轻人出外做工,老人们也像这些留守的草垛,看着村里的娃,慈祥而安静。

有时候,跑去听他们聊天。长辈人里,很多人是见过世面的,闯荡过江湖,甚至扛过枪,打过仗,他们在这里慢慢梳理自己的故事,娓娓道来,他们的记忆非常好,那些细枝末节,让人听得津津有味,如临其境。

乡村的草垛,一个紧挨着一个,就有了一些隐蔽的角落,这样的角落,也养育爱情。

我读初中的时候,有高一年级的学姐,十六七岁的年龄吧,开始早恋。那时候有晚自习课,常常就不见了她的影子。后来,学姐终于修成正果,结婚,生儿育女。不久前见到这位人到中年、衣着华贵的学姐,不禁感叹“儿女忽成行”,回忆这半生,感觉最幸福的时候,还是和情哥哥偷偷从课堂里跑出来,去附近的村里“钻草垛”。很多年的谜底终于揭开了,原来草垛是他们逃课时的爱情“公寓”。

还记得一件有趣的事,我奶奶养着一只下蛋的母鸡,一段时间突然失踪了,奶奶满村子找怎么也找不到,差点急出病来。要知道那时候母鸡养着下蛋,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拿鸡蛋可以换油、换盐,换铅笔。后来,母鸡欢叫着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窝小雏鸡,黄绒绒的样子,给人一连串的惊喜。后来循着母鸡出入的路线,发现它在草垛的角落里自己坐了一个窝,在里面下蛋、孵化,草垛里,有了一间温馨的产房。

感觉惋惜,就是这些留给我们温柔记忆的草垛,也同样选择了一种温柔的形式,悄悄从我们的生活里消失了。

披一生热望,温柔远走

文/薄荷

她给我发邮件,只一句话:薄,我对生活失望了。

是凌晨三点钟,外头暗夜正酣。我因为工作的关系,正在通宵赶一个方案,对着PPT熬得双眼通红还不能睡。夜深人静时邮箱弹出提示框,我吓一跳,随即睡意全消,想了想,便回复她道:失望是常有的事。

那一头便沉默了。我盯着空白的邮箱出神,这年头鲜少有人写邮件了,人人都喜欢用微信微博,再不济还有QQ,也许我们已变得不擅长长篇大论,家书与情信,那种手写的温柔渐渐只存在于记忆中。

现代人崇尚简洁,只言片语的对话,没时间打字可以语音,再懒一点还可以用表情代替,大大减少时间成本。于是邮箱里除了工作邮件,长年只有广告,维持着新鲜热闹的假象。再过几十年,恐怕我们都不在了,我们的电子邮箱却会一直存在下去,这个世界便多出来许许多多无人查收的邮箱,再没人能打开。

工作快要完成的时候,她的第二封邮件姗姗来迟。此刻窗外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白,我看了一眼充斥屏幕的文字,决定再添一杯咖啡。

她对我说起那段五年的感情,曾经轰轰烈烈淋漓尽致,到后来渐渐归于平凡。身边的朋友都认为他们早晚会修成正果,早早备好礼金。可是她对我说,她觉得失望了。

像一杯冲泡太多次的茶,口感不再饱满,香气也变得寡淡,原本丰盛充沛的色泽,在岁月里变得透明,早已淡而无味。

她说那个人已改变,不再如从前般温柔,性格中强势自私的一面显露无疑,言语中多有不屑和轻视,从未陪她去过一次医院,也已许久没有交谈、牵手和旅行,周末只需手机和电视,争吵时总是指责她没有承担足够的家务,走在身边甚至不愿为她提一只沉重的电脑包。

她说他的爱已经不见,而她习惯了与朋友一起逛街吃饭看电影展览演唱会,像女汉子一样去解决种种问题,独自消化掉所有情绪,快乐惊喜伤感孤独,都已与他无关。今天过得好吗?开心吗?有什么收获吗?问候卡在咽喉,他们正像她最害怕的那样,逐渐变成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她说,人与人之间有一条看不见的通道,把自己的喜怒哀乐袒露给对方,让彼此的心靠得更近。可如今,我已找不到那条通道了。原来两个人在一起,和独自一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如果无论和谁在一起都是一样的,那么我们为什么还在苦苦挣扎?

信的最后,她写道,谢谢你肯听我的抱怨,不必回信,因为我知道言语无法解决任何问题。晚安,以及早安。

读完邮件,我在清晨七点的阳光中沉沉睡去。方案提交之后的第二周,我去郑州出差,一走数月。生活总是推着我们不断向前,来不及停下来抚慰旧时光的伤口,便被湍急的浪潮冲散,那些无法释怀的难过,过后总会宽阔。

收到她的第三封邮件时,我刚刚结束郑州的工作,正要从新郑机场返回上海。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立刻坐下来看她的信,得知向来温顺随和的她,没有任何预兆地辞掉了稳定的工作,离开了多年的恋人,独自一人去了许多地方旅行,一路上认识了新的朋友,有了新的际遇,自然又带回了新的故事。

她说薄,我遇见一个人,那个人的瞳孔里住着我。

他们在飞机上相遇,他为她取下笨重的登机箱,摇晃的摆渡车上替她稳住箱子,得知她在这里没有任何朋友,又写下自己的电话给她。他红着脸说,我可以带你去吃很多好吃的。

说来可笑,他们在一起最多的便是吃吃吃。停留了一个月,她胖了五斤,差点忘了旅行还要继续。他送她去机场,不动声色地说再见。她去了成都,抵达宽窄巷子时拍了一张照片用微信发给他,留言说,谢谢你给了我最快乐的日子。

然而久久没有回应。夜里当她逛完准备离开时,突然在星巴克门前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穿格子衬衫牛仔裤的少年,头发被风吹得像个鸟窝。这个人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眼前,笑着说,我找了你好久。

她说这个人的手很温暖。她说我们始终牵手旅行。她说我也不知道我们可以一起走多久,可是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觉得快乐。我想,这样就足够了。

对了,薄,我现在在郑州机场,我们要去你的城市了。

读完最后一句,我惊讶地望向四周,机场里有那么多依偎的恋人,紧紧牵着手目光温柔,他们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个人都是她,却又不是她。而我只愿她不再对生活失望。

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所有相爱都是命中注定。

温柔了时光,也寂寞了流年

文/天晴

也许这就是命运,他在她的生命里匆匆而过,温柔了时光,也寂寞了流年。于是,她带着曾经的温柔,度过余生的寂寞。

有一对重男轻女的父母或许是茹最大的悲哀,身为长女,她必须无条件地为这个家作出牺牲。茹没有梦想,只有目标,她的目标就是顺利地拿到毕业证书,尽快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减轻父母的负担。她没有愿望,只有奢望,她的奢望就是弟弟能够认真学习,不要辜负父母的期望,不要让她的牺牲白费。

对茹来说,如果她的牺牲是值得的,那么她心甘情愿。可是父母和弟弟都把她的付出看作理所当然,谁也不在意她为这个家背负了多少压力,承受了多少痛苦,只会肆意地挥霍着她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

除了来自家里的压力,茹还要承受来自学校的压力。茹为了每个学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即使申请了助学贷款,也只能减轻一部分的压力,而且她还要解决家人惹到的各种麻烦。所以,茹的生活只能用忙碌和疲惫来形容。

而支撑着茹一直坚持的是一个人的一句话。那是两年前茹刚刚入学的时候,茹本以为只要考上了大学,依靠助学贷款就能稍微轻松一些,但没想到父母竟然希望弟弟高中毕业后出国留学,要她帮弟弟存一笔出国费用。虽然父母知道弟弟没有读书的天分,但是他们固执地认为出国是弟弟最好的出路。

那一天上完课,教室里只剩下茹一个人。茹已经不奢望重男轻女的父母能一视同仁了,只希望父母能够看到她的努力,给予她鼓励和支持,而不是视若无睹。已经被沉重的压力逼得喘不过气的茹忍不住心中的委屈,流下了眼泪。

突然,一张纸巾被递到茹面前,顿时让茹停止了哭泣,惊讶地看向纸巾的主人。原来是社团里的一个大三的师兄,大概是有事找她,却看到她哭了,才会给她纸巾。其实茹和这位师兄并没有太多交集,但是在这个心灵脆弱的时刻里,她忽然有一种把心事全部说出来的冲动。

师兄一直安静地听着,当茹说完之后,他只说了一句话:“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继续加油吧。”没有不耐烦,没有大道理,也没有多余的安慰,就这样一句简单的鼓励却让茹无比欣喜。这就是茹一直想要听到的一句话,但是没有人对她说过。正是这句话陪伴着茹度过了那段漫长且艰辛的时光,让她不再沮丧,不再为父母的不关心而失望。

遗憾的是,茹再也没有见过那位师兄了。茹无数次后悔当时没有主动和师兄交换联系方式,也因为内心的怯懦不敢打听师兄的情况。也许这就是命运,他们注定只是萍水相逢。他在她的生命中温柔了时光,也寂寞了流年,而她也感谢他路过一段青春,搁浅一生记忆。

在岁月里温柔

文/童星

冬的眉眼间,我的城市,已经霜白雪染。然而一颗心却无比宁静。我想,这才是我最大的福祉。来的尽管来,去的尽管去。断开纷扰,无为心清。

有时清晨,步行在漳河边,霜色白,有水汽从沱沱河中升腾,是季节的初妆吧?有清清寒气,并不逼人,清冽可心。心海时有微澜,却不是苍凉,而是这一年,安娴幸福。

不是一切完满,而是一颗心,宁静清澈。当我安安静静,稳稳当当走这每一天晨昏。我相信,唯有一颗心安宁,时光才温柔。无论回望与展望,都让自己觉得富足。努力与放下,执着与洒脱,都不曾违背自己的内心。与时光无猜,与年龄平静对视。这是我的幸福。

有过那么一些日子,为得到和失去,熬得骨头发酸,面无喜色。也仍然是静静一个人,并不曾对其他人等有冗余细述。我肯定自己的明达与成长。而当我放下生活冗沉,放下心头重荷,与过往的沉珂,化干戈为玉帛。我想我已经完成一种接纳,而不是拮抗。我愿意以温柔以浩瀚,对待所有拥有与失去。这世界,我来过,我离去。幸福就是内心有幽兰一样香馥的故乡。

斑驳的时光里,“主要看气质”成为一抹浮华风月。我想,真正的气质,是拥抱和悦纳自己,是放弃纷繁的勇气。当一个人,认知自己的内心,最温柔对待自己,学会拒绝那些扰乱自己心神的世情,从而能够最温柔最从容对待这个世界。那么,这种精神内核,最终映射在一个人的脸上和眼中,成一种气质。这种精神内核,是一个人的气质,也是一个人的格局。我愿意为这样一种人生格局和气场,在清寒的岁月里,走很长很长的路,就像等待一位故人。这是我的幸福。

有一夜,初雪骤下,隔着车玻璃缭乱眼前。而当我们站在如泼的天空下,仰首看纷扬直下的雪花,我内心的欢欣,澎湃鼓胀。黑夜白雪,静动相宜。错过整个秋季的缤纷,这蕴藏的冬天,这波澜壮阔的当下,我和你,相对时笑,相思时笑,这山高水长的情意,是我的幸福。

小女豆子正可人成长,初见疏浚的心灵格局。我很放心。考试考得不理想,并不怨怼,也不暴弃。仍然懂得进门欢悦呼唤:妈妈,我回来了。豆子爸爸却是焦虑的,有时呵斥豆子不能全神贯注。豆子有时眼泪汪汪,却仍然懂得对我说:妈妈,考不好并不一定非要把难过放在脸上是不是?你们要表扬我,我会努力的。我就想笑。这是一个俊朗疏阔的孩子。当我坐在书桌前的时候,她会喜滋滋把书搬到我身边:妈妈,我们一起学习。早上我做完早饭的时候,会说,妈妈你去床上吧。我一会儿吃完了自己走。在豆子成长的路上,我努力,用恰当的她需要的方式,爱她。这是我的幸福。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亲情,友情,爱情。一生只这二三事。过去的这一年,我像是过了一生,我多了一生的悲欢,也多了一生的智慧。而这所有壮阔深丽的心理获得,都是在每一个安静的心念里,跋涉而成。不论花红柳绿,还是枯木风骨,不管风吹雪来,不管还有多少光阴要走完。执一颗安静的心,薄情世界,深情过。这是一种笃定无二的信仰。是一种洒然的幸福。

站在这一年的尾巴上,请允许我,以一颗清心为楫,渡身心寂寂。抱素朴和良善,端然于岁月风河,以明媚和风骨,书写疏阔浩瀚的每一天。就像苦难从未来过。

岁月,就这样在温柔里,荡成万种风情。

最后的温柔

文/齊菲

今天,差点就做错事了,幸好及时发现……

微信网页版“新的朋友”图标处出现了未读信息,刚打开,就看到了他的好友申请,异常醒目,让我不知所措。我关了重新打开,以确认自己没看错了。确实在他的信息栏,存在着明显的“接受”二字。

心想:难道还真的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吗?

当我在犹豫要不要点击“接受”的时候,终于注意到在他前面,我已添加过几个朋友,而排在第一位的正是今天新添加同事的名字。我竟把这事给忘了,也就是说,未读信息提醒是同事的,而他的好友添加,其实是几个月以前的事了,并不是今天。

幸好这段内心戏没人窥见,不然得多尴尬。差点就犯下大错了,如果我不加思考就点击“接受”,那就真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庆幸自己及时发现错误,制止了行动。但当发现是自己看错了的时候,心里还是闪过一丝失落一一原来我还在期待着他回头,哪怕已过去四个多月。

我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期待呢?是心有不甘,还是依然喜欢?

都不是,我对他没有了怨,也没有了喜欢,我只是想要证明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很重要罢了。证明他忘了我,比我忘了他,更困难。似乎这样才能让自己有安全感,确信自己是值得被珍惜的。只是,如果我一直都这样没安全感,总在试探,谁又能受得了呢?

所以,他离开是对的,我没“接受”是对的。故事早已有了定局,不再打扰,是留给彼此最后的温柔。如此,才不会扰乱他平静的生活,才不会妨碍他去迎接一个刚好适合他的她。

如此解释,倒显得自己很伟大了,其实小气得很——有些东西是我的,根本就不愿意与人分享,只是我又能奈感情何?只能顺其自然。

他的出现,也许还没教会我爱,但至少让我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个躲在阴暗角落,自卑且没有安全感的自己。

我曾希望他可以带给我信心,给予我安全感,但最终还是成了赶走他的理由。

所以,现在的我,可要好好加油了!承认自己的不完美,但也不能放弃改善自己,让未来遇到另一个他的时候,可以不必那么费力,可以真正做到与他并肩同行,独立自信,不拖后腿。

温柔的沙滩

文/腊梅

难得有如此清闲,难得有这般宁静,心的宁静。

躺在南海的沙滩上,望着身边的爱人,久违的幸福感涌上心头,溢出眼眶。

身下的海沙白如雪,细如泥,软如棉。躺在这迷人的沙滩上,远离城市的喧嚣与繁华,忘却生活的烦恼与忧愁,感受此时的温柔与恬静,心便化着了水,流入细沙中,又被爱人捧在手心里,再一缕缕从指缝间滑落下来,落到沙滩上,融入群沙中,卷入大海里。

躺在松软的沙滩上,闭上双眼,静静聆听海浪声。一浪追着一浪,轻轻拍打一下沙滩,拍打一下岩石,然后悄悄退下,又一波追上来,又轻拍一下沙滩,拍了一下岩石,再悄悄退去。犹如追逐嬉戏的孩子,那顽皮嬉戏的追打声,听起来是多么悦耳动听,多么天真烂漫,让人觉得纯净,心底淡然。

躺在细软的沙滩上,双手枕着头,仰望蔚蓝的天空。天空那么洁净,那么宽广,那么空旷,些许白云偶尔飘过,让蓝天白云更凸显迷人的风采。就这样舒适的姿势,宁静的心情,凝视天空数十分钟,突然觉得自己很渺小,但心胸却开朗起来,变得宽广起来。突然觉得人世间什么都不重要,活着最重要,亲情最重要,友情最重要。什么都不用争,只争一个平淡,一个清静,一个自然最好。有钱住豪宅、吃大餐、穿名牌、开宝马,都不如静静的躺在这沙滩上,享受蓝天白云的恩赐,享受这生命的自然,享受这难得的静谧。那些还在工作中争强好胜,生意中尔虞我诈,同事间家长里短的人们,这时想来都显得很幼稚很荒唐,都不如静静的躺在这沙滩上,牵着爱人的手,看着蓝天,听着海浪,享受这份纯真与自然,体会心静与豁达,领会爱的真谛。

蓝蓝的天空,蓝蓝的海水,海天相接。真不知道,我所眺望的海的尽头,到底是海边,还是天边。不管是海,还是天,给我的都是心旷神怡与豁达开朗,给我的都是平静与安宁,给我的都是广博的爱。

每个人都怀揣梦想,我的梦想就是,白天上班,与同事携手,工作非常快乐;早晚在家,与家人厮守,生活无比幸福;节假日,与自己的爱人牵手,来到大海边或是大草原,接受大自然的洗礼,除却身上的污秽,净化自己的心灵,洗涤掉烦恼与忧愁,冲刷掉苦闷与不快,让自己的大脑变成原始的空白,让自己的心灵变得婴儿般纯净,只想着如何爱别人,只想着享受爱人的爱。

流连,静寞的那点温柔

文/凤晴曦

一池秋荷韵,回眸君未睬。淡看浮云老,相思入梦白!

--题记

这个季节,没有什么留给秋,更没什么给自己。蝴蝶不见了踪影,早就不在丛中飞,孤寂煮酒谁作陪?当起笔画不出婉转,落墨描的是思念,泪做了残章,还有多少不能忘,还有多少烟雨彷徨?银色的月光撒在脸上,忧伤中夹杂着苍凉。你的模样浮现在梦里,不敢醒来,怕匆匆成了过往。你消瘦的脸颊,是我心痛的伤,若能扯下三尺月光,定送给你遮挡烈焰骄阳。

远远的读你,守望你的天亮,梦斜阳,不曾忘,不曾留恋碧草香。虚无做墨,画君祥,一份祝福千年伴,红尘胭脂一世情长。刺青记何处,此心怎安放?花开花落随,梦里几度凉。纤纤柔指绕,弹拨秋韵长。怎解曲中意,执手画鸳鸯。经年过后,与岁月有染。十指拨尘弦,心微乱,泪先弹。有缘无缘,风读过几篇,你提了序言,我就一直临摹经卷。从很久,很久以前,直到陌上花开千年涧。不曾忘,不曾变……

想把你锁在一阕词里,想把你烙进记忆的最深处,都说应该把你忘了,放下你,也是放过我自己。不是不想放,是心不由己,你不在眼里,却在心里。偶尔平静无风,偶尔会下起雨,温热和冰冷交替。读你,你是四季,从温舒到迷离,只有深藏的情不会老去。

别说亏欠,心甘情愿守着一段回忆,无求于你!情字最销魂,爱亦最伤人,不碰则心无恙,岁月安然。红尘本是戏,只是乱了心,你我都信以为真。当我在演戏,你却入了心,倾心为一人。局里局外,爱了几分,痛了几分。大幕开启,水袖舞动紫陌乾坤,你的故事在上演,我的传奇在流传。转瞬流年驿站,一场狂沙漫卷,我不

再轻许诺言,当初的纯真早已不见。别说敷衍,你若不靠近,我就静静的似水无澜,缓缓散……

爱情就是一杯苦酒,一路走,从拾到丢。用文字煮酒,熬成了心碎的温柔。我想放你走,可却无法停下添加薪柴的双手。也想转身,忘记所有,仓惶的逃,可是被掏空的灵魂,成了我全部的拥有。用冷漠覆盖伤口,却没有找到医治心碎的良药,只能喝下这叫做爱的苦酒。雨来了,伴着雷的涌动,心沉沉的覆水难收。云,飘飞到

了窗口,爱曾经路过,就像一粒尘埃,我被砸中,忘记了回头。我在雷声中招手,闪电冷冷的笑了,我也笑了。一世温柔,只愿为你倾尽所有。

采集夜的安宁放入杯中,用心焐热冰冷。那茶或许会加些温度,其实冷的,热的,与我已经无关于心,只是依然愿意倾尽所能吧!有些话永远不会再先开口,有些事努力做到前头。就像这茶,闷着盖子,不打开永远不知道味道,就算是茶香飘逸,最后也是人走茶凉。只是那藏起的手指,轻轻一扣,简单明了的事情,却转了好大

一个轴,谁也不乐意先开口。

喜欢安静的在禅心里闭关,却不愿闪躲红尘烟火的素宴。就这样在两个极端中游走,被分割成两半。清寂孤傲的素颜,隐藏着火一样的烈焰。总在交汇中平衡,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别人眼里的不可能,被我展现的很平凡。总是觉得残缺才完美,如果月儿一直是圆的,我会喜欢月半弯。

心若菩提花,岁月侵蚀着芳华。无法闪躲的雨啊!可否下的缠绵一点,不要淋落我的思念,沉重了牵挂的枷。若情如莲花,一定是心底最静美的繁华。烈烈灼灼的绽放,芊芊素素的蕊里藏着故事的结局。等你经过,只一眼就读出了心的言语。你不问,我不答。不知道可以给予多少,只知道一颗心因为你,已经乱了。把自己揉碎,一片片的熬煮,入味。那精美的器皿盛着孤独的灵魂,饮一杯吧!已经冷了,不会烫嘴。再沉淀一下,就是忘情水。

人似花香蝶来追,八月不见秋折桂。一颗红豆珠凝结了花的精粹,那是思念的泪染红了夜的妩媚,跌落的心碎。就像个孩子,总是长不大,流浪的心,单薄的寂寞做了骏马,星夜出发。不知走了多远,只知道天已经亮了,夜走了。本以为卸下一些情感的负累,可以让心轻松些,为何还会如此沉重,心口就压的闷闷的。心不能自控,眼里就少了颜色,看不到明媚。其实天早就亮了,就是心依然憔悴,也许昨夜没睡好,不觉眼角落下一行泪。不是因为谁,也许仅仅是困了,有些疲惫

一朝春落尽,鸾红如弱草。高山流水画中幽,水湿秋心一叶丢。莫问,莫问,潺潺几许随风流!

拽住那一缕温柔

文/物语老竹

被幢幢水泥钢筋砌堆而起的群山绵延簇拥一眼望不到头,似乎已不再觉得新奇无比?

周遭总是冷冰冰的,毫无一点儿表情能令人欣悦;终日摩肩接踵、川流不息的擦肩而过的人群,你来我往多都带着孤寂的神情,谁遇到谁不过都是毫无相干的俩字:陌生;暂时的迷醉其实都只能带来片刻根本就不属于自己的闹腾,清醒之后回到现实,不过依然还是昨天、前天那副模样,不时都感到一种迷茫身陷谷底苦于无助、抬眼望天都挺艰辛的疲惫、憋气和无奈。

真能宽心的,不过是名字能被叫做“关爱”的那种能够给人真实诚挚、爽心悦目、抛却烦忧之感的亲近……

琳琅满目、姹紫旖旎的遍目商柜逐渐开始冷落了视野;疯狂购物的炎炎之火被一盆盆的冰水浇熄。

即便倾囊将全部的奢侈商品统都搬回家去,真正“相干”的东东其实并没几何。周身上下,整日蔽体的布料不过仅需近丈,再多无疑就像是做买卖的普通商贾店铺。更加让人扫兴的是,不论怎么去乔装打扮,实质都只是自己在意自己;偶有对它关注的人,心里却都藏含着“真货还是假货?”这般疑虑;真被它吸引住了眼球的,一个比一个猥琐卑劣,眼神里无不透着急于贪占的淫欲。

心里企盼的,还是那能赶走身心疲惫孤寂和感受到惬意恬静的清馨纯净的春风与满目青绿静谧……

沉醉并忘情于盲目追崇的喧嚣已经不再显得那么迷人;没日没夜激情满怀地忙活,得暇躺在床上这才发现,自己寂寥依旧。

耀眼霓虹下那几张被自己奉为“神”的频频笑脸,竭力掩饰着已捞得瓢盈钵满的欣喜若狂,煞有介事地扔出几声如似面对无物旷野般毫无目标和真情也根本对谁都不屑一顾的“谢谢,谢谢”,猛然将人推回到清醒;自己含情至真地一针针一线线去缝出的那件秀美绝伦的嫁衣,竟毫无例外地披在了别人身上,自己依然还是緼袍敝衣。

由衷想要的,并非是终日都在尾随他人、跟风助势、饱含着他人嫁衣般短暂虚假欢快的无用功闹腾……

整日疲于奔命、忙碌不堪、时不时贪婪而又不得不带着遗憾地暗自用心清点着手中仅有的那点钞票的日子,已经不再拥有激励。

吃喝原本就用不了几个,穿用全都会经久不烂地持续很多年;房子再大它也只是为住而并非有人观赏,豪华数层反倒加剧了只身其中缺了人气的冷清;车子再好不过也只能像自行车那样用它来代步,一旦混沌了它原本固有的性质,剩下的全都只是危机。却原来生活仅需本本分分地够用就行;奔着无谓贪占去的,无一例外全都成了自己将自己悬吊在了万丈深渊的边际……

惑了,欢乐它真的就能欢乐?成功咋总是跟惨败如影随形地链着?生活中许许多多的精彩它并非真就精彩,个中苦液唯有自己去全部兜着;没完没了的闹腾沉醉,不过全是自欺欺人。

烦了,藏着掖着、防着惦着、哄着骗着的势利影子走到哪儿就会跟你到哪儿,没有一刻会让人觉得省心、轻松和安宁。

累了,人生属于的原本该是自己,享受生活理应全是自我切身感受;结果没日没夜尽是在为别人忙活。

痛了,几乎还没见到遐思之物的真切身影就已经被弄得遍体鳞伤,不时都在发出阵痛,无奈只能自己怅然舔舐。

惊了,在高速现代的信息中天天都在坠落数不胜数的馅饼,无一不沾功利,却又无一不是布满征途的陷阱……

我是谁?我就是我,始终该是自己,而不是任何别的什么人。

我想要什么?想要的东西很多,但多数都是自己要不到也不能去要的;真能属于自己的,数到头来,无非就是恬静的甜蜜。

我在做什么?无论在做什么无非都是在穷于应付,多数的时候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想来想去的,似乎还是一直在默默寻找着一样只会属于自己的东西……

惆怅徜徉在人海茫茫的灯火阑珊里,眼前突然一亮,迎面映来的一双轻轻的回眸,娉婷浅笑,真靥如图,似柔滑如丝般的一缕馨风拂面,那般纯真的淡然让人心里顿时蹦出了清爽与敞亮。

机遇灵动,转瞬即逝;于是未有犹豫地快步上前,伸出手去——

拽住,拽住那一缕温柔。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文/一米向阳

午后初醒,随手翻开枕边的文字。目光及处,片片心语悄然相遇。虽未见作者本人,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她那颗清澈的心。许是爱莲之人都自然带有几分莲的气息吧。翻过一页,她的画作《禅思入梦》跃然眼帘。沉思的莲花,完美无瑕。没有一片花瓣有枯意,没有一颗莲子脱离。莲叶圆硕,如巨大的墨滴,远景缤纷,似记忆渲染。同是爱莲之人,她的爱已达到一种禅境。她附语:人生如梦,禅思如莲。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这话反之状物也恰到好处。兴许是它瞧见了碧波上粉白交融的娇美倒影罢,低眉颔首,惹人怜爱。

爱上一朵花,只想静静观望,不去摘,不去惊扰,它便住在心底。何时想起,何时清丽。不蔓不枝,亭亭玉立,永世清颜。若爱上一个人呢?结果就另当别论了。作者讲了一个故事。

佛陀阿难出家前,曾邂逅一位美丽女子,并一见倾心,魂牵梦绕。佛祖问他:“你有多爱那少女?”阿难回答:“愿化身为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那少女从桥上走过。”可见爱的无欲无求,爱的诚挚隐忍,唯有极致纯爱,才能如此忘我。自诩风流的人,是无法理解那种无求的苦恋的。

花开了,起风了。花落了,风停了。有些残酷,只是一瞬间的事。再简单不过。

缘分常常莫名而来。两片花瓣,以牵手之姿交叠,泛着淡淡的莹粉色,世界模糊了,只剩下无声的语言。若能相守,能否珍惜如初?有时候,遇见和恋上来的那样措不及防。后知后觉,才发现不确定的情愫隐隐骚动。像淋了一场毛毛雨,一丝一毫慢慢清醒着每一根神经。恍然冷静,感觉终归是错觉。可惜命运之书太过厚重,谁都无力翻至尾页,偷看结局。只能循着光阴的步子,猜测摇摇晃晃的未来。有一种惨伤,叫做时间走过。最后的最后,谁来收场呢。

念着作者无色无香的诗句,心片刻沉醉,不能自拔。“我的灵魂/如水一般孤单/所以整个一生/都将徜徉在水中天/白云与彩霞/邻水自照时发现了我/总有多情的云朵/溶了自己/化为雨烟/不忍看我孤独/汇入华丽的水面/……我的灵魂/如水一般自由/没有任何规矩/能限制我漂流/除非相爱的凤蝶/约定于此/那我将守候/你们的守候……

假如一切都是虚幻,那么幸福就是一种得以持续的幻觉,合适的人,不会唤醒你,也不会让你自己突然惊醒,反而能陪你一起编制想象,游历幻境,并且至始至终,不舍得放开你的手。不合适的,将会带你走进一场挣扎的迷梦,忽近忽远,若即若离。结果是噩梦一场。忽而有一种倔强,坚定最初的信仰,不向任何阻碍和欲望妥协。谁的经历也不可能一马平川。重要的是敢于面对,能否看清。我想最珍贵的东西,就是有一天,能够蓦然顿悟,还原初心时,依然真挚、健康、信仰。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最是那段初放的安详。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好开心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ihaokai.com/218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