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小时前  短篇文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飞机在巨大的轰鸣声中离地而起,迪庆高原从视线中被飞速运动转化成一个碧绿的圆点:蜿蜒的河流、安静的湖泊、激越的峡谷、雪山或湿地通通在一场加速运动中被吸纳到圆点当中,我用线把这圆点穿戴在脖颈上,于是,这高原变为我的行囊,我希望依靠记忆背负着它,奔赴人生其余的相遇离别。

迪庆让人变得慵懒!

这慵懒似乎源自人们对“香格里拉”的深度迷恋和揣测。

人们在丝毫没有参照物的对比下构画着只属于自己精神王国,而迪庆恰好具备了满足这类愿望全部要件:美丽、高远、宁静、舒适……

这种世外桃源的特质,尤其体现在夏季的迪庆高原,它如同一张的巨大温床,允许每个寻梦的人在这硕大的床上酝酿梦境搜寻理想;它同样允许像我这样途经的过客在自己的怀中打个小盹,而后睡眼朦胧的离开。

漂亮的其米带着我终日在古镇宗塔游荡,我下榻于此,如同其他背负行囊的旅者。

迪庆的慵懒也在这些游荡中被我一一捕捉到。

人们散落在老城高低不平的石砌街道上,淡淡几声吆喝,若有似无招揽着生意。

随意推开一家老屋,在满盛阳光的院落中,用一杯茶或咖啡,把自己流放于绵软的老藤椅中,香格里拉就在我身边。

除却海拔,她弥散着一种令我迷醉的甜美气息,像皮肤在清晨阳光下的自由呼吸,我摊开手掌,时光在指颠跳跃,我能触摸它,随意延展或收缩它。

我曾经是如此渴望远方,渴望那些在远方将至未至的突如其来,渴望旅途中无从意料的相遇别离。

在迪庆,我更愿意,身如一捧剔透的落雪,在午后的阳光照耀下就地融化,自由升腾或降落,亦或在时光的恩赐下变为她土地上的一棵草、一朵花或一粒尘埃。

我曾经以为,我爱藏地是因我的血液流淌着与这土地无法割裂的同宗同源,其实不然,无论迪庆高原或是雪域康藏,我仰望不同的雪山,追随不同的草原、河流和帐篷,走得越远越艰险我只会愈发变得简单犹如赤子,只要这样的高原存在,我永不会变得比婴儿更复杂、比动物更凶猛。

于是,我这样迷恋着迪庆和一切藏人居住的远方。

择一处致高点,满眼是人字顶的片石屋顶,满眼是惬意安详的各式露台,在这样的露台上关闭思想、关闭耳朵、眼睛和触觉,把身体交给风和空气中流淌的温暖气息,如一片落叶自由轻盈。

咖啡滚烫,香气氤氲,我是流芳百世的蝴蝶,也是荒野自由盛开的野菊。

古镇里叫“兰卡名典”的客栈体贴的收留了我的躯体,黝黑的康巴汉子谢怡诚是他的主人。接受邀请,我在他小巧漂亮的四方形天井花园中吃饭、喝茶、看书或发呆,我在他街边的长木凳上栖息、闲聊或走神。

那温暖柔软的大床安抚着我平淡荒芜的心灵,它令我清醒却犹似幻梦。

我们逐门逐户寻找传说中的美食,无论中餐西餐还是藏餐,我们大快朵颐,仿若逃离牢笼的鸟儿,尽情虚掷光阴。

人生若有时段需要放纵欢愉,我想我愿对着如斯高原纵情游走。不装修房屋、不买车、不要电脑、不写字、不怕地震、不要香水、不憎亦无怨尤,永恒知足且愉快。

人生若有时刻需要恋爱,我愿牵着恋人的手面对如斯高原义无反顾奔向远方。不纠结、不贪婪、不哭、不恼、不叹息,只是向着远方无畏行走。

普达措国家公园隐藏在我脚下的翠绿苍山中,由机舱向外望去,它似乎从来不曾存在过。

空间隔离它在大地上的处所,在山峦起伏的横断山脉尽头,它是脱离了桎梏的人间天堂,我曾经经过的野花盛开的蓝色湖泊在高原阳光下波光粼粼,水色潋滟。

那艘尚未开始载客的崭新游轮带领我们三个来自远方的游人在碧塔海中徜徉。

藏人认为普达措是神灵庇佑神舟抵达湖泊彼岸的吉祥圆满之地。在我看来,在他身体之上的碧塔海和硕都湖更似这中国第一座国家公园的一对眼波流盼的眸子,在高原群山深处闪闪烁烁。

碧塔海瑰丽的蓝色一直萦绕在我对湖泊所有幻想中,就是这样地湖水,这样山水相映的蓝色令我对湖泊的构想更趋完美。

暗褐色的小松鼠蹦蹦跳跳跃下树枝,漫不经心的瞪着我们手中的食物。

栈道漫长无涯,这小东西似乎看惯了背着行囊如我一般的人们,它并不惧怕我的到来,更不在意我居心叵测的思想。

其实,在我的内心是多么渴望捉住它,带它回家啊!

这大概就是人类对自然的总体态度——新奇又贪婪!

我们总是渴望占有所有美好的东西,我们总不愿放弃对大自然的伸出的手,哪怕面对一条自由的生命。就算在家,我能给予它的只有一只精美的小铁笼。可是,思想总是会不由自主让我想带它回去,似乎只有这样我才会与之更加亲近,我才会更加完整的拥有什么。

牛蒡在习习微风中自由生长,栈道两旁肥硕的叶片舒展茂盛。植物和动物都是如此,当它们失去天敌就会呈现出如此闲适丰盛的模样,难怪由机舱俯瞰,迪庆高原萦绕着如此层次丰富的绿色。

杉树、栎树、忍冬、桦树、杨树、杜鹃……

迪庆舒展开温暖的臂膀,就变成了传说中的雪国香格里拉,那里的国土形如盛开的八瓣莲花,人人证得真理不坠轮回;那里永无烦恼忧愁,远离生离死别和人生无常。

时光流转中,藏人为自己勾画了肉体与精神能完美相处的理想空间,而这超越现实世界的理想时空,满足了人类对美好生活的设想全部要件和精神需求。它似一个你永远可以不断添加美好构件的梦境,隐藏在我们心底深处,这潜伏如同一剂海外仙方治愈着我们荒草丛生的魂灵。

而我,就是这传说唯一的信徒……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好开心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ihaokai.com/14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