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天前  情感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昨归家甚早,甫进门,便有香气袭人,香味充盈全屋,浓郁未足,清幽过之,但使人闻后,通体清泰,恍若置身花海。细细查看,却原来是成都带回的风信子开花了。心里感到喜悦,便仔细观察起这家中的“客人”了。

两株风信子虽只半尺余,但叶青花白,秀秀婷婷;康定地处高原,不如蓉城温暖,风信子虽带回一周,始终含苞。因未尽放,似觉娇羞有之,楚楚而可怜。近几日气候稍暖,花苞便有待放之势,而今天初展,便如此拔萃,数日后色、味应更绝。前几年有人栽育紫色风信子,气味浓烈,满楼皆香。彼时不知,奇而问之,方知世间除腊梅、栀子花外,竟有如此神物。

白色风信子所透漏之香味没有紫色浓烈,但清秀无匹,若有君子的风范,与吾所喜淡雅甚为投趣,与梅稍比,亦略有相同。

梅之暗香,多有古人题咏。放翁最喜写梅,吾最喜“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诗人品行高洁,大概便是对他自己的写照吧,王半山“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多称道之,其余翻看唐诗,梅之题咏更是不胜枚举。今春蓉城三圣乡看梅,除所见品相甚多,亦为其花香、枝疏折服。漫步梅园,春风怡人,更多见古人题写梅花句,叹自己真如井底之蛙。

但梅园盆栽,多为人工删剪,翻盆栽种,以人之喜恶裁定花之生长,遂想起定庵《病梅馆记》,从爱梅之人刻意追求观赏奇、疏,联想到人才被雕刻、削删,于是写道“安得使予多暇日,又多闲田,以广贮江宁、杭州、苏州之病梅,穷予生之光阴以疗梅也哉!”此句大有“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情怀,也难怪他能发出“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呐喊。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好开心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ihaokai.com/14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