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经典语录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四面环水的江洲,今年的夏天格外炎热。火球似的太阳虽然下了山,但地面蒸发的热气,像刚掀了锅盖似的一个劲地往上蹿,加之又遇上一件棘手的事儿,正在犯愁的寉庭真有点透不过气来。

寉庭,江洲县交通局的一名副局长,分管交通安全。下午他接到省交通厅的通知,要出国考察学习国外的交通管理。无疑,这对寉庭来讲,是一次极好的充电机会。

可是老父亲刚刚摔了一跤,股骨骨折手术不久,需要卧床静养。因此,平日里端尿洗盆,擦身洗漱的护理便落在儿子寉庭身上。

本来这些事可以让保姆去做,但老思想的父亲就是不让。只许保姆做饭洗衣,打扫卫生,不可近身护理,就连在县里当宣传部长的儿媳妇季兰也不行。

这天,季兰在外应酬回到家,见寉庭在二楼阳台倚着栏杆一个劲地抽烟。

“怎么啦?你不是不抽烟了吗?”季兰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问道。

“还不是为出国学习的事吗?你说去还是不去啊?”寉庭有些为难地问。

“怎么能不去呢?这是经市常委会讨论决定好了的,再说,这也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机会呀,必须去!”季兰坚定地说。

“可是?”

“可是什么?你是怕老父亲没有人照应吧。”

季兰戳穿寉庭的心思继续说:“你不用担心,老父亲有我呢!”

“老父亲传统得要命,这你又不是不知道的,他能要你服侍吗?”

“这倒是个问题。”季兰清楚地记得,那天父亲手术后到病房不久便要尿尿,她随即把尿盆伸到父亲的被窝中去,但却遭到了父亲的严厉阻止,非得儿子寉庭来不可。

季兰沉思了一会说:“我们不妨做做父亲的工作,也许他同意了呢?”

“可能吗?希望不大。”寉庭没信心。

“过去我们也没跟他说,老父亲还是通情达理的,不妨试试看。”季兰鼓励道。

寉庭想了想说:“这工作还是你去做吧,他根本不听我的。”

“好吧!”

季兰下了楼,来到了老父亲的房间。老父亲正躺在床头上看电视,见季兰进来,忙拿遥控器把电视关了。

“爹,这几天感觉还好吗?”季兰笑着问。

“不错,现在已经好挪挪身,动一动了。”老父亲高兴地答道。

“爹,有件事想与您商量商量。您儿子要出国考察学习,大概要二十天时间。但如果他去了,没人照顾您,于是他想不去。”季兰开门见山。

“怎么能不去呢?这机会多好呀,到国外开开眼界,再说句私心的话,又不要自己花钱,一定要去!”老父亲把话说死。

“可是,他这一走,谁护理你呀?刚出院时就找男保姆,找到现在也没找到合适的。”季兰有些无可奈何地说。

“这样吧,这段时间我还是住到医院里去。”

“住院?爹,住院不也是护士护理吗?与其这样,还不如在家里,让我护理您。”季兰实事求是地说。

“这不行,季兰啊,你是我的儿媳妇,这些事你是不能做的,何况你还是县里的宣传部长,伤风败俗的事,你千万不可沾边。”老父亲有些固执。

“爹,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我是个女人吗?妈现在不在了,要是妈在,还不是妈服侍您吗?妈不也是女人吗?”

“关系不一样,你妈是我的女人,你是我的儿媳妇!” 老父亲并不这样认为。

“爹,您没有女儿,假如您有一个女儿,女儿服侍您,您介意吗?”

“自己的女儿介意什么呢?不会的。”

“那好!爹,您不是一直都把我当做您的女儿吗?”

“是的。”

“我既是您的女儿,那您还介意什么呢?”季兰继续深情地说:“爹,生活中好多人家公媳之间好像都隔了一堵墙,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你虽然是我的公公,但就是我的亲生父亲。人们常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我不服侍您,谁服侍您啊?”

老父亲终于被季兰的这一番情深意切的话深深地打动了。他沉思了片刻,满面笑容地答应道:“好吧!”

季兰说服了老父亲,高兴地连忙上楼,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正在阳台上不安地踱着步的寉庭。

寉庭一把把季兰搂到怀里,一边吻着季兰一边喃喃地说:“你不愧为宣传部长,你真是我的好老婆……”

温馨的夏夜。远处,“蛙声”一片。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好开心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ihaokai.com/11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