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小时前  哲理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非要好看到老的外婆
1945年,我奶奶坐火车赶到上海,敲我爷爷的门,说:“莫小姐,我要娶你。” “后来他们结婚了,天天吵架,直到爷爷去世。 他们分房睡,什么都AA,一吵架就惊天动地。每一次,他们都会提到“文革”中我奶奶如何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我爷爷,我爷爷如何被百乐门舞女骗走了一枚本属于我奶奶的戒指。

我爷爷去世的时候,根本不会说话。在他身后的遗物中,有一个纸包的笔式钱包,上面写着要给我奶奶买戒指。

外公葬礼那天,外婆一滴眼泪都没掉。她的轮椅被推到了我爷爷的坟前,风一吹脸就歪了。她看了墓碑半天,说:“挺好的。以后我会把我的照片放在旁边,所以选一张好看的。”

我奶奶是个老太太,她希望自己最好看,觉得自己最好看。这就是我们家的母系——我妈觉得她比我漂亮,我奶奶总是不厌其烦地举报这种虚假信息。 她的证据是:“你比你妈妈漂亮,因为你更像我。”

有一天吃饭的时候,我妈一本正经地说:“你什么时候给奶奶买口红?她每天都问。 ”我赶紧抹上唇彩。 奶奶老了连路都走不了,但你在轮椅上推她出去之前,一定要耐心等她化妆好,大声真诚地夸她五遍“真好看”。

奶奶性格豪爽,花钱大手大脚,对身外之物看得很淡。 我们偷偷藏了一些钱以备她晚年之用。 但她一直不敢让她知道,因为她从80岁开始就一直打算卖房子买首饰,还跟我妈预支了钱。 我妈开玩笑的问她准备怎么还钱。我奶奶很自然地说:“我死了有6000元丧葬费,你先交钱吧。”

在奶奶生命的最后几天,我曾经走在中山医院外狭窄的医学院路上,灼热的阳光刺痛着我的胳膊和脖子。 小时候在这条路上哭,拉着奶奶的手不肯去幼儿园;这个时候,我一个人走到这里,进了医院,在ICU外面的显示器前等着奶奶醒来——这条路在我的脑海里30年来没有太大的变化。

2012年1月29日,我在国外出差。我在转机的时候,收到了妈妈的短信:奶奶去世了。 坐在喧闹的芝加哥机场,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最后爷爷奶奶葬在一起,面对面。 按照她的遗嘱,结婚时她被裹在红色的被套里。

外婆刚走的时候,我一直不习惯。我觉得她还在我身边,教我如何热爱生活,热爱自己。 后来我渐渐接受了她离开的事实。虽然我知道她在天堂,但有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想,如果她能和我一起留在这里该多好。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好开心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ihaokai.com/1119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