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小时前  情感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父亲的那辆二八自行车
为了拆老家,父亲在院子里丢了很多旧物,却怎么也甩不掉那辆锈迹斑斑的28自行车。父亲说:“这辆自行车还能骑,能为我们家做很多事。” 我和妈妈理解地点点头:“是的,自行车还能用。”留着吧。 父亲松了一口气,转身进屋拿抹布。我知道我爸爸又要清洗他的自行车了。

我真的数不清这辆28的自行车被我爸擦了多少次了。 小时候,这辆自行车是我家的贵重物品,全家人都很珍惜。它更像一个家庭成员,它的地位和人一样重要。

在80年代,自行车作为“三转一环”的代表,不仅是判断一个家庭是否富裕的标准,也是一个家庭至关重要的交通工具。 我父亲的二八自行车是1983年买的。据说花了我父亲半个多月的工资。 我听我妈无数次回忆起自行车刚买回来时的盛况——全村人都来家里看,锃亮的车把上系着用红绸布扎的花,看起来喜庆又有型。 当时我并不记得这一幕,但从我记事起,自行车就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那时候从家到镇上都是土路,根本没有交通工具。 母亲手绣枕套、围兜、布袋、书包...需要在镇上的集市上卖,家里也需要从镇上买一些生活用品。 自行车已经成为首选的交通工具。 每次父亲进城,都是我和姐姐盛大的节日,两个姐姐都吵着要去。

爸爸在车后座右侧挂了一个篮子。篮子里有在市场上出售的东西。我妹妹坐在后座,而我坐在车的横梁上,一路呼啸着去了镇上。 风很冷,吹得我的马尾辫随风摇摆;很蓝,照着我和姐姐的笑脸,像一朵盛开的花。 我们一路跟父亲唠唠叨叨,他一边回答,一边跟我们说:“老板,一是管好我的腰,二是管好车!”不要扭来扭去,否则你会摔倒的。

我们笑着去镇上卖妈妈做的手工制品,然后把买的生活用品放在篮子里,像成功的猎人捧着战利品昂首回家。 父亲的铃铛叮当作响,我和妹妹清脆的笑声在空中回荡。

我和妹妹上初中的时候,爸爸就开始教我们骑自行车了。他在后面抓着车后座,我和妹妹轮流骑,用颤抖的手抓着车把,把我们的右脚从横梁上拿出来踩在踏板上。虽然从后面看起来很搞笑,但那是我们和父亲最充实、最亲密的时光。

这些年,我和姐姐长大成家。28号自行车开始衰老,就像我父亲一样。除了铃声没响,到处都在响,但还在发挥着余热:父亲推着小儿子在村里转,儿子跟我一样咯咯笑。

我知道父亲舍不得这辆自行车,但他舍不得它上面的流年,因为自行车就像一个见证人,见证着流年的蜕变,见证着孩子的成长,见证着人生的改变。他怎么会舍得丢弃呢?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好开心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ihaokai.com/1119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