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吵不散的一家人

吵不散的一家人

名人名言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幸福不会错过任何人,但它迟早会找到你 从我记事起,爸爸妈妈就年年吵架。 对于叔叔阿姨来说,为了柴米油盐,为了鸡毛蒜皮,这些都可以成为吵架的导火索。 我一直固执的认为,爸爸妈妈之间没有爱。 初中毕业那年夏天,我妈突然晕倒在地里。 我父亲满头大汗地把我母亲赶到镇医院。医生怀疑我妈得了很严重的病,不敢确诊。他建议我妈去市医院检查。 在护送我妈去市医院的路上,我爸的肩膀一直在抖,但他紧紧的抓着我妈的手,好

和至亲至爱的人一起吃顿饭

和至亲至爱的人一起吃顿饭

心情日志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父母和我一起搬到城市已经很久了,我总有一种时间过得太快的错觉。 我这几年都懒得折腾,年夜饭总是自助餐或者餐厅吃。 我问父母今年想吃什么。 我妈说:“今年我们吃自己种的白菜。 “我真不敢相信。在哪里种的? 母亲嘿嘿一笑,“就在你的窗台外面。我看你有时候睡午觉,就让你爸锄草,挪半米。 我不仅种了大白菜,还种了小葱和两棵山茶花。 “我很高兴,真的服了他们。 上个月下雪了。站在窗边,看到一排绿色的白菜,很

父母的包裹,都是催泪炸弹

父母的包裹,都是催泪炸弹

短篇文学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昨天看到一条新闻,深受感动。 来自安的周的母亲带了100个馒头来上海看望她的孩子们。 因为包子超重,她花了近600元托运,最后带到上海,看着孩子吃到好吃的。 运费远远超过包子的价格,但她舍不得扔掉,因为孩子从小就爱吃她做的包子。 我想起了我的包裹。 每年,我都会收到家乡寄来的包裹。 尤其是冬天,包裹很大很重,一层又一层,跨过万水千山,从黑龙江到江苏。 当我打开它的时候,我发现这个包裹真的是一扇可以

我和母亲之间的战争

我和母亲之间的战争

心情日志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我从小身体就不好。 我妈妈带我到处去看医生。最后钱花光了,病还是很严重。我妈叹了口气,说:“我上辈子真的欠你的。” “我觉得这是仇恨和无奈,所以咬着嘴唇不说话。 在我8岁那年的深秋,父亲带着我再次离家去看病。 昏暗的灯光下,妈妈准备好了我要带的衣服,一遍又一遍地告诉爸爸要注意我的吃穿:“她挑食,每顿饭都不要应付;她的手脚总是冰凉的,想着用手去舔;她晚上总喜欢踢被子,别睡太硬,记得给她盖好……”最后

父母之间爱的对弈

父母之间爱的对弈

情感文章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他父亲退休后,他迷上了象棋,废寝忘食。他几乎每天都下楼去感受“楚汉之争”的乐趣。 我父亲的棋艺高超。每次回来,他总是满面笑容。 面对妈妈愤怒的眼神和唠叨的时候,爸爸开心的端来茶水陪伴我的笑脸。 母亲只好叹气摇头,脸上满是惋惜和关心的表情。 其实父亲除了下棋,没有其他爱好。 尤其是在父母共同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不仅无微不至地关心对方,而且自始至终都把对方视为最亲密的知己。 后来,由于过度劳累,妈

作为家长,必须懂得跟孩子说“对不起”

作为家长,必须懂得跟孩子说“对不起”

短篇文学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有一次我带着9岁的儿子去理发,一进门就跟理发师说尽量剪短。我儿子抗议说不应该太短。 我说听我说,越短越好。结果差点弄个光头。感觉好清爽,儿子却当场哭了,说太丑了。 回来的路上,我们一直在争吵。我说好,他说丑。 结果第二天他去学校,一进门所有同学都笑了。他很尴尬。接下来的一周,我总是在课堂上戴着帽子。老师让我摘,他没摘,因为一旦摘了,同学们都笑话他。 他反复抱怨,“我总是被同学嘲笑,都是你的错。”我

母亲打理的小花园

母亲打理的小花园

心情日志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十年前,我老婆从企业退休后,想做点小生意。 种花种草是我们共同的喜好。经过多次讨论,我们决定开一家花店。 花店的生意还不错,但是占用了我所有的业余时间。 不是周末进货,而是种花,送花,挖坑。 更麻烦的是,一些品相不好的花草,每次整理都要淘汰。如果积累多了,他们真的会担心自己的归宿。 有一次周末去看望母亲,挑了两盆长得不好看的长寿花。 薇薇见我嗔怪我小气,催我换两盆茂盛的花。 但我想到妈妈没有养花的

非要好看到老的外婆

非要好看到老的外婆

哲理文章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1945年,我奶奶坐火车赶到上海,敲我爷爷的门,说:“莫小姐,我要娶你。” “后来他们结婚了,天天吵架,直到爷爷去世。 他们分房睡,什么都AA,一吵架就惊天动地。每一次,他们都会提到“文革”中我奶奶如何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我爷爷,我爷爷如何被百乐门舞女骗走了一枚本属于我奶奶的戒指。 我爷爷去世的时候,根本不会说话。在他身后的遗物中,有一个纸包的笔式钱包,上面写着要给我奶奶买戒指。 外公葬礼那天,外婆一

父亲与他的三轮车

父亲与他的三轮车

哲理文章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父亲只有二年级文化,只会骑三轮车收破烂。 我上小学的时候,妈妈在服装厂上班,工资少得可怜。 那时候父亲整天喝酒,年纪轻轻头发就一天天白了。 我爸爸没有一技之长,几乎不会做别的。 他骑着破三轮车收废品已经很多年了,回来吃午饭的时候会带一些在水果摊上按加工价买的苹果。 我们三兄妹抢着吃。 最小的妹妹,天生打不过我们,只好坐在地上哭。 我爸扇了我和我哥一巴掌,我哥跳起来扔掉手里的水果:“来,都给你!我不

父亲的那辆二八自行车

父亲的那辆二八自行车

情感文章 2小时前 浏览: 0 评论: 0

为了拆老家,父亲在院子里丢了很多旧物,却怎么也甩不掉那辆锈迹斑斑的28自行车。父亲说:“这辆自行车还能骑,能为我们家做很多事。” 我和妈妈理解地点点头:“是的,自行车还能用。”留着吧。 父亲松了一口气,转身进屋拿抹布。我知道我爸爸又要清洗他的自行车了。 我真的数不清这辆28的自行车被我爸擦了多少次了。 小时候,这辆自行车是我家的贵重物品,全家人都很珍惜。它更像一个家庭成员,它的地位和人一样重要。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